航發微電影
航發微故事
航發之聲視頻
航發之聲音頻
航發科普
老宋學藝記
來源: 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9-29

  一段對白,傳遞一種聲音;
  一個故事,呈現一片情懷。
  中國航發四周年,
  “鑄我中國心”故事會再次與大家見面。
  這里不僅有“紅哈達”,也有“請戰書”;
  不僅有“西部行”,也有“歸國記”;
  既有月光下的“風暴”,也有航發人的“家國”……

  本期繼續為您推送優秀“鑄心”故事,一起去品讀天南海北航發人的夢與傳奇。


  老宋學藝記

 

1

 

  自老宋所在的原單位清算,他和兒子商量放棄了就業補償,來到中國航發南方繼續投身自己未完的航空發動機事業。兩個多月過去了,老宋張口閉口還是“我們東北”“你們南邊”,每日里“家—廠房”兩點一線過得清心寡欲。大家都覺得,老宋這人,頗有些“不合群”。

  “老宋,下館子去啊!”

  “嗐!你們這的菜都小家子氣的,有啥吃頭?不去!”

  “老宋,打牌去啊!”

  “別,你們這的人打牌瞻前顧后,不去!”

  “老宋!”

  “算了算了!你們去吧!”

  ……


  01


  這日快下班的時候,中心的趙書記找他談話:“老宋,這段時間適應得怎么樣?”

  “還行。”老宋想也沒想便答了。

  “嗯……我昨天聽你師父說,你手上出活好像還是有點困難,是吧?”書記拍拍凳子,“坐下說坐下說。”

  老宋沉默著坐了。

  趙書記起身倒了兩杯水,將其中一杯推給他——“你在原單位那邊的時候,還是修理班的骨干呢,怎么樣,換到咱們單位是不是一時間還轉不過來?”

  老宋愣了一下,隨即干巴巴地笑了幾聲,“哪能呢,小年輕盡瞎操心。”看著老宋別扭的樣子,趙書記欲言又止。

  中心給老宋安排的師父今年不過30來歲,比他小了一輪有余,但已經是高級技師,且帶出了好幾個骨干。但老宋在學藝時總有些被動,師父私下沒少跟書記交流:“不愛提問,脾氣也倔。”

  幾個來回,老宋還是一副“油鹽不進”的樣子,趙書記有些無奈,臨走前對老宋千叮萬囑,讓他有什么需求千萬來找他。老宋看看時間,回班里交接了一下便回了家。


  02


  家里,兒子正坐在客廳捧著一本機加專業書啃得津津有味。老宋瞥了一眼,書里講的與自己最近正在學習的內容很有幾分相似,可能還高深一點。

  說起來,小宋比老宋早來半年,也被分到了機加單位。之前在東北,兒子有啥不懂,老爹就是最好的教材,但自打來了“南方”,兩人交流的機會似乎一下子少了很多。老宋更是時常叨咕著,“小崽子翅膀硬了”“你老子吃的鹽比你吃的米多”之類的話,惹得小宋連連叫冤。

  “學什么呢?”老宋在他身邊坐了下來,眼睛微微瞥向書本。“你小子,能看得懂嗎?”

  “當然!雖然跟修理業務上不一樣,但師父說了,多看看就能找到共通點!”小宋喜滋滋的,“我覺著……嘿嘿,我已經入門了!”

  聞言,老宋朝他坐近了些,“那……你爹我考考你——”他伸出手將書頁翻到自己瞟見的那一頁,指著那個零件的一個弧度。“這里,怎么加工才能達到這個效果?”

  小宋思考了一下:“如果是我的話,我會先……再……”

  “要是行不通呢?哎呀,從這個角度就是過不去……”突然一噎,老宋把剩下的話咽了回去,緩了一下又問道,“那個……我聽人說,從這里先下一刀,就著這個力道再轉一下,”他示意著,虛畫出一道輔助線,“但是我覺著不對,你看這里……”。話音未落,兒子“哎呀”一聲,倒叫他愣住了。

  “咋了?”老宋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  “高啊!真高!”小宋一邊思索一邊點頭,“這樣一來就有更多空間去余了!”

  老宋不服氣:“你個小屁孩才工作幾年,懂什么呢!怎么能從這兒走呢!就該劃拉這邊!”

  “哎呀,爸!您這總是用修理的思維來做機加怎么行!咱們工作變了,思維也得跟上啊!”小宋笑著說,“什么叫有人說,我看啊,就是你那個‘小師父’說的吧。爸,不是我說您,在東北做修理您是高手,來了這個崗位上,咱就得服人家!”

  老宋皺著眉頭,張了張口,沒說話。


  03


  這幾天,連隔壁線室的都發現了,往常到點就下班的老宋似乎跟一個廢棄零件杠上了。除了每天的基礎工作,便是埋頭試驗著自己的加工方法。

  “這不是老宋嘛,干活這么賣力呢,白班在這,晚班還接著來?”

  “噓——也是不容易,50歲的人了,還得跟人家年輕人一樣從頭學。要是我,我都拿著就業補償回家養老了……”

  那廂,老宋心無旁騖地盯著手頭的活。

  手下的零件被他拿標記筆劃出了多道輔助線,不知何時,“小師父”走到一旁,也不多言,只在老宋下刀最為猶疑的關鍵時刻才出聲指點一下。這一回,老宋倒是一改往常那般動輒爭執得臉紅脖子粗的模樣,師徒倆一來一往,頗為和諧。指點完,兩人便又各干各的,互相不干涉。

  兩個小時一閃而過,“小師父”對老宋加工出來的零件一番檢視,豎起大拇指:“宋師傅,您上次說的那個角度果真可以干出來!”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,“倒是我思路窄了些。”

  “咳咳,你也不差。”老宋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嗓子,挺直了背,有些猶豫地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我也知道,我這方法比起你來還是繁瑣了些。年輕人,不錯。”

  經此一役,老宋似乎開朗許多。旁人常常能見到他游走于不同同事間請教的身影。
   

  04


  會議室里,趙書記正跟一幫“鑄心”先鋒隊的同志們總結著上階段的成果。

  “這次任務突擊,有一個人出了大力氣。”趙書記微笑著看著在座眾人。大家不約而同地都將眼神遞到了一個角落——老宋被這“熱度”激了一下,微紅著臉、梗著脖子說道:“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,老李和廣文出了不少力。”

  趙書記笑著說:“老宋確實不錯,比年輕人勁頭都足,是咱們這次的大功臣!”

  “那可不,”聽見書記將自己與年輕人作比,老宋又叨咕著,“我這吃的鹽比……”“他們吃的米都多!”大家笑著起哄。老宋也笑了。

  一片歡聲笑語中,老宋隱隱覺得,自己這個東北大漢,在“南方”的土地上扎下了根。

  老宋學藝,學的是“藝”,鑄的是“心”。

偷窥浓密毛茸茸厕所小便,男女一边脱一边亲一边膜,夫洗澡30分钟被公侵犯,亚洲精品二区360偷拍